东太湖论坛

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在本论坛发布谣言、色情、反动等内容将依法严肃处理,区公安局举报电话:0512-110 。 申请删帖
查看: 1217|回复: 1

【吴江记忆】盛泽老弄堂:韵在水墨画里的柔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3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头发花白,脊背微凸的老人从似乎深得看不到头的暗影里走来。他的步伐是那么缓慢,深棕色的拐杖与地面碰击时的声音清脆而遥远。近了,又近了一些,他的眼不似年老者的浑浊,反而清澈闪烁。

  我不知他是谁,亦不敢上前询问,他似乎不曾看见我,竟从我的身边轻轻地掠过。我的手臂上仿佛留了衣袖擦过的温热,但我伸出的手,却什么也抓不到,更为惊奇的是那个老人就这样消失了。

  我恍惚地站着,直到一束从头顶直泻而下的强烈日光硬生生地逼上了我的眼,才听见了风的声音,那风里有小贩的叫卖声,有吱呀的刹车声。我看着眼前的弄堂,在陌生中感到一丝亲切。我拾起脚,伸出去,再伸出去,停下的时候,我已然站在了一条窄窄的弄堂的中央。我转身而望,依旧念着那似乎透着古怪的老人。他真的曾与我擦肩而过吗?还是他是我幻象中的影子,是这弄堂的化身?我真的不得而知。但我就是喜欢极了他那双眼,那眼正如我此刻脚下的路,以及身处的小小弄堂,都隐藏着岁月里那独特的月光,那深情的注视。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盛泽人,我与它的情本是浅薄的,小时候好像都不曾来过,但命运里,偏就有了那么一根细细的线,一头牵着它,一头牵着我。它与我之间的线越牵越短,线短了,情自然就浓了。弄堂承载着盛泽的记忆,悠远而绵长。大部分的弄堂其实是安静地睡在老城区,而我却一直住在新城区。这就使得起初的几年,我只是偶尔匆匆地走过一两条位于繁华区的弄堂,但也始终不曾将它们放在心头。

  第一次,我真正意义上关心起这些老弄堂,是由于学校的社团工作。当时,我是“‘甲行天下’小导游”社团的负责老师。为了参加吴江区优秀社团的评比,我和几位同事带领着一群小导游先是通过网络、采访等方式了解这些弄堂的故事,而后更是亲自走进了那一条条古朴的弄堂。

  犹记得,那天的温度有点高,我们走在前往弄堂的路上,感觉头有点昏昏沉沉,喉咙也有点干涩。这种往常让人有点不舒服的滋味,却与我们一行人脸上的表情形成了再鲜明不过的反差。此时,你若正好闲散地在那条马路上溜达,你会发现一群不一样的身影,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期盼,有一种藏得再好都仍是会溜出来的喜悦。

  不知脚挪动了多少下,一条弄堂赫然出现在眼前,我们举步而入。青砖石的地面,一会凸起,一会凹去,走在上面,像是在玩一个古老的游戏。走着走着,便能见到蓝色的长方形牌子,这个牌子被钉在墙上,连同这条弄堂的名字也仿佛被刻进了墙里。当你一转弯,以为自己还身处先前那条弄堂的时候,其实已在不知不觉中踏入了另一条看似寻常但可能满溢神秘的弄堂。

  社团的小导游们,但凡看见自己熟识的弄堂,就会激动地示意大家停下脚步,然后清清嗓子,用软糯抑或带有阳刚之气的童音把我们引入属于那条弄堂的记忆。不仅是小导游们,我和我的几位同事,也会在步入某一条弄堂的时候,轻启朱唇,任过往时光里存留的人与事自由地穿梭。

  这,算是对弄堂的寻访或者说追忆吧。我们撷着那些带有一丝传奇色彩的花瓣,轻嗅、揉捏,一朵关于弄堂的新花便开在了我们心田,永不凋谢。若是换一个角度,其实我们在弄堂里走过的痕迹,我们说过的话,也都成了古老弄堂那静静流淌的血液中的新成员。

  原以为,我与弄堂的缘分也就这般了,但没想到,才过了一年,我又去了。这一次,是因着大女儿的缘故,算是孩子幼儿园的一项实践作业。这项作业其实是想让孩子们走近盛泽,探究盛泽的历史,感悟盛泽的魅力。一个月前,我走入弄堂时,已经有了一丝夏的味道。一个月后,那味道好像是发酵了,浓的让人稍微一动就会湿了前襟。为此,我们一大早就出了门,想以清凉的思绪步入弄堂的时光。

  这一次,我有一种来看老朋友的感觉。我牵着女儿的手,我们的剪影出现在弄堂的时候,我好像闻到了老弄堂里那种埋藏于青砖底下的最朴实却最动人的情感。这情感,像极了我们常说的亲情。上次来的是一群人,这次是一家人,难道说弄堂真是有感知的,非要来了一家子,才会释放出自己在岁月里慢慢集拢来的醉人的亲情吗?

  我低下头,看向女儿的小脸,那脸上满是如春桃般粉红的微笑。青砖路上,她的影子清浅而明媚。女儿一会走,一会跳,在我手里快乐地蹦着。我时不时和女儿聊上两句,无外乎是关于弄堂里曾住过的一些人,发生过的一些事儿。女儿似懂非懂,但唯一肯定的是,她此刻因脚下走过的弄堂而更加雀跃,真像一只无忧无虑地唱着夏日之歌的喜鹊。

  我们走过一个弄堂,穿过下一个弄堂。在哒哒的声音中,我们有时候会经过一座桥,于是数着步子跳着上去;有时候会被堵在一面厚厚的墙前,讪笑着退出去,再寻那不曾走过的新弄堂。

  走了不知道几条弄堂,我们的腿有点酸了,后背也因为日渐炙热的光而湿的厉害了。我们一点点退出了弄堂,弄堂里那股化为人世亲情的味道,好像更浓烈了。我起初是疑惑的,但就在我们即将完全离开弄堂的那一刹那,我不禁莞尔:往后这弄堂里想必是要留下我们的味道了。

  说来也巧,写这篇文的时候,又是过了一年。这一年,我虽不曾再走过那些弄堂,但无论是在青天白日还是午夜梦回,那些弄堂的身影始终清晰如昨日。

  因着这弄堂,我与那既繁华又古朴的盛泽间有了一丝韵在水墨画里的柔情。这情怕是要痴缠我一生了。


来源:吴江日报
作者:沈静怡


发表于 2021-1-1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本论坛发布谣言、色情、反动等内容将依法严肃处理,区公安局举报电话:0512-110 。 删帖申请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吴江新闻网 ( 苏ICP备10217754 苏新网备2008040号 )

GMT+8, 2021-5-15 14:20 , Processed in 0.014756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东太湖论坛中发表的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东太湖论坛支持或反对此观点。
如果在论坛中有网民发表的不实内容,侵害到您个人或者团体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投诉。
如果您认为情节严重,您可以向警方报案,我们将积极配合公安、按法律程序处理造谣者。
投诉电话:0512-63482159 在线投诉
电子邮箱:service@wjdaily.com
点击 >> 删帖申请
苏公网安备 32050902100654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